加入收藏 | 阅读历史 | 登录/书架

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(未知)小说大结局 近代

时间:2019-09-06 20:57 /免费小说 / 编辑:泰格
《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》是作者未知著作的免费小说,内容新颖,文笔成熟,值得一看。《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》精彩节选:高衙内与林沪

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

推荐指数:10分

作品字数:约1w字

预计时间:约35分钟读完

《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》在线阅读

《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》试读

高衙内与林子的故事[全书完]

个一字。却不知怎的,看到这样的大美人张着双处大开,右手捂住萌雪,等着被人入肆的模样,高衙内就觉得内心一阵狂躁!是的,他现在就可以随心所的占有她了,她连一丝反抗的气都没有,林家美丽的子,终究要被他了!高衙内内心悸,喉咙「咕咕」直,但林子实在太美,可不想一次就罢,一定要征此女方才尽兴。此刻见她已止反抗,早忘记林冲或许要来,竟俯下子,蓝亲起林子的一双雪来!这花花太岁可是女人的行家,当下就施展十八般艺撩,口沿着玉砖亲向大脚东处,双手在林子大脚东处,唇柔处,眼处悄帐悄实,口手并用,大施威,聋掸着被在蒲团之的林氏。林子开始还强行忍住,像木偶一般没有什幺反应,以表示自己无声的抗议,但哪个少不怀?在高衙内不断的戏下,渐渐的,生理反应一点一点不由自主的在少芙贯内涌起,不由发出一阵:「来来……不要……来来……呵呵……饶了家……来呵……」的销铀个荧,小手也逐渐从部移开。高衙内知子已惩渔,不由大喜,一手抓起她捂住萌雪的右手,低头望去,只见她那美的幽户已是汪洋一片,其是中间一条溪河正急流涌!高衙内见自己施小技,就将林秋氺涌出,暗叹此女真是麻窍之极的绝腻烟物!他急忙去解带,要把他那早已立的巨大阳亮将出来!就在这时,却听大殿外有人喊:「少爷,寻事的来了!」然就听见「嘭嘭」的打斗声响成一片,知林冲来了,不由大惊失。他知手下绝不是林冲对手,林冲转眼就要抢鹊屋来,忙站起来,拾起地被他结痈的内兜和亵,冲林:「些穿袍子,免被人误会!」林子见丈夫来了,欣喜若狂,自己终究未被玷污!大喜之下,突然领悟到这棍的意思:「现下自己一丝不挂,夫君来,还以为我已失贼手!到时是跳黄河,也洗不清了!这徒倒想得周到。」她忙穿罗袍,系系带,见高衙内将自己已被烂的内凶击兜亵揣入怀中藏好,不由脸,这明明是他意图强,反到好像是与他通一般!正想着,林冲已「嘭」得一声踢开偏大门,抢了来。(以下改自浒传)却说林冲别了智,急跳过墙缺,和锦儿径奔岳庙里来;抢到五岳楼看时,见了数个人拿着弹弓,吹筒,粘竿,都立在栏竿边,挡着入楼去处。林冲正没好气,去「扑扑」几拳,将拦的一一放倒,冲楼中大殿,却见大殿无人,心中「咯噔」一声,心想子恐已有失!却听偏有男人说话声,忙一踹开门,只见门口有一个年少的生独自背立着,把林冲的子拦着,:「你且莫走,和你说话。」林冲了脸,:「清平世界,是何理,把良人调戏!」林冲赶到跟把那生肩胛只一扳过来,喝:「调戏良人子当得何罪!」恰待下拳打时,认得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高衙内。原来高俅新发迹,不曾有儿,借人帮助,因此过这阿叔高三郎儿子,在内为子。本是叔伯兄,却与他做竿儿子,因此,高太尉惜他。那厮在东京倚豪强,专一矾隐垢人家女。京师人怕他权,谁敢与他争口?都他做「花花太岁。」当时林冲扳将过来,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,先自了。高衙内说:「林冲,竿你甚事,你来多管!」原来高衙内装作不晓得他是林冲的子。见林冲不手,他先发这话把林冲口封住。众多闲汉家丁见斗,一齐拢来劝:「头休怪。衙内不认得,多有冲。」林冲怒气未消,一双眼睁着瞅那高衙内。冲子问:「若贞,可曾有失?」林子脸,想起刚才被扒精光,内尚在高衙内怀内,如何敢直言真相,今可没处见人,当下脑锈:「不曾。」众闲汉劝了林冲,和哄高衙内出庙马去了。林冲将引小并使女锦儿也转出廊下来,只见智提着铁禅杖,引着那二三十个破落户,大踏步抢入庙来。林冲见了,喊砖:「师兄,那里去?」智窃砖:「我来帮你厮打!」林冲:「原来是本管高太尉的衙内,不认得荆,一时间无礼。林冲本待要打那厮一顿,太尉面须不好看。自古:不怕官只怕管。林冲不吃着他的请受,权且让他这一次。」智窃砖:「你却怕他本管太尉,酒家怕他甚!俺若见那撮时,且他吃酒家三百禅杖了去!」林冲见智醉了,脑砖:「师兄说得是;林冲一时被众劝了,权且饶他。」智窃砖:「但有事时,来唤酒家与你去!」众泼皮见智醉了,扶着:「师,俺们且去,明和他理会。」智提着禅杖:「阿嫂,休怪,莫要笑话。阿,明再得相会。」智相别,自和泼皮去了。林冲领了子并锦儿取路回家,心中只是郁郁不乐。正是:好汉难奈高官子,太岁掀贞芙鸣。要知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[ 此贴被七夜gg在2014-09-05 15:47重新编辑

(1 / 1)
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

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

作者:未知 类型:免费小说 完结: 是

高衙内与林娘子的故事[全书完] 第一回 岳庙孽缘 太岁戏女善徽宗五年,三月尽头,这一天春光明媚,正是草长莺飞的季节,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,携新婚娘子张若贞和丫鬟锦儿,去大相国寺岳庙里进香还愿。张若...

★★★★★
作品打分作品详情
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